遊離色相:香港電影的女扮男裝

出版社:三聯書店(香港)有限公司
2016-02-01
ISBN:9789620439094
優惠促銷
{{ activityObj.name }}

簡介

尋求理解衣服和裝扮如何影響性別的外觀與身份認同,
討論電影與舞台演出的美學風格,
看男變女、女扮男、亦男亦女、非男非女、反串再反反串等
種種不可思議的性別形態。

女兒身抑或男兒郎?

可曾誤會任劍輝、梁無相或凌波是個男的?他們在電影裏偶爾的女裝身段祗是被誤作一種「反串」?當林青霞化身情癡的賈寶玉跟張艾嘉飾演的林黛玉生離死別,接著又變身武功高強野心統一天下的東方不敗時,會否產生「性別錯認」的快感?梅艷芳比鬚眉男子更豪邁硬朗、吳君如「女同志」的Tomboy扮相等,香港電影的故事可以從一套一套男男或女女的衣衫談起。

「女扮男裝」一直是香港易服電影製作的主流,從戲曲、武俠到時裝喜劇,無論數量還是質素都遠遠超越了「男扮女裝」的形構,從光影觀照的角度出發,來回於心理學、社會學、符號學、電影理論、表演研究等範疇,漫說「性別易裝」的歷史建構,重新辨別女性易服者的陽剛與陰柔氣質,並從酷兒的視野分析多元性別流動的面貌,同時跟西方易服電影比較,觀察彼此在視覺呈現上的文化異同。

目錄:
第一章〈傻戇樣、癡迷相〉分析粵劇「女小生」任劍輝的時裝喜劇,看她如何藉著「性別易裝」的伎倆反轉電影中曖昧的情色景觀,時男時女的身份有時候雌雄莫辨,營造性別錯摸與身份錯置的諧趣風格,扮馬姐、做騙徒、當敗家子,難得是演出「樂而不淫」、表情靈活生動,穿上女裝卻很陽剛,為她的戲曲經典建立另類的變裝形貌,卻同樣深入民心,讓戲迷津津樂道。

第二章〈西裝男人〉論述梁無相的「酷少」(Butch)本色演出,那是一種屬於上流社會貴家子弟的儀表和風度,梁無相演來幾近「祗此一家,別無分店」,同樣集中「時裝電影」的類型,結合梁氏生平奇異的際遇、形象與性向,顯影她在影片中一人分飾兩角、一身兼容兩性、亦姊亦弟的雙身隱喻。

第三章〈梁兄哥的聲情形貌〉討論凌波的「黃梅調電影」,看她如何單憑一部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便風魔台灣和香港數以十年,並從她的唱曲造詣像「嗓音」的音調、音域、音質和色性入手,看她怎樣以一把歌音走天涯,帶動悲慟、狂喜或天真爛漫的情緒感應,穿梭於花木蘭、女狀元等二重性別的角色,反串男裝時清靈俊秀,回復女裝時意態嬌羞。

第四章〈性別的感光片〉轉入「武俠類型」,闡釋陳寶珠的少年俠士風貌,戲曲小生出身的她在成年時期拍了數以百部的刀劍片,以北派武打身段配合粵劇功架,在片中飾演初出茅廬的江湖小子,青澀硬朗也青春勃發,體現了香港電影年代的轉型與變遷,尤有甚者,飾演男角的她在戲中不避情慾暗場,撩撥幾許想入非非的酷兒想像!

第五章〈永遠長不大的「小飛俠」〉輪到另一位武俠反串奇才登場,那就是馮寶寶的「小白龍」系列,從童星的生涯開始,她早已粉墨登場演出小男角或小宰相,十四、五歲的青春期卻以東洋俠士的姿態打造新派武俠風格,但「小白龍」的角色猶如西方的「小飛俠」(Peter Pan),永遠不會跟任何女角談情說愛,因著「性別易裝」的設置而被「去性化」(desexualized),馮寶寶演來冷靜沉忍!

第六章〈從玉女到Tomboy〉以「林亞珍」的形像追蹤她從電影過渡至電視、再回歸電影的特殊形態,作為「TB」的中性典範和諷刺時弊的喜劇人物,「林亞珍」折射了蕭芳芳反轉自我的轉型意識,透現了七十年代香港的社會問題,成為日後這個動盪城市的集體回憶和文化符號。

第七章〈大美人的男色景觀〉展現林青霞的反串歷程,從二十二歲首次易服飾演驕縱癡情的賈寶玉,到連續演出徐克的電影,包括《刀馬旦》的革命黨、《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》的武林野心家,最後還在王家衛的《東邪西毒》來個慕容燕、慕容嫣的性別與人格分裂,締造無可抗拒又充滿爭議的易裝神話,到底林青霞有沒有主體性?這個章節以迂迴的正反角度論辯「反串了仍是大美人」的悖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