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神之淚──從洞穴壁畫、宗教場面到凌遲酷刑,法國情色論大師巴塔耶分析「極限、踰越」影像的顛峰之作

作者:喬治.巴塔耶
出版社:麥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
2020年02月01日
ISBN:9789863447238
優惠促銷
{{ activityObj.name }}

簡介

★ 法國一代極限、踰越哲學大師巴塔耶生平最後一本書,直指欲望本質的集大成精華力作

★ 詩人、浪行者、巴塔耶研究者吳懷晨翻譯、導讀

★ 全書搭配二十餘幅藝術圖像及珍貴凌遲影像

★ 麥田時代感書系成書十冊的里程碑標誌作品


『我想要描繪神聖狂喜與極度恐怖之根本同一 —— 唯有情色才能照亮的戰慄之淚。』


『宗教作為整體是奠基於獻祭之上的。但只有無窮無盡地迂迴才能讓我們觸碰到那個片刻,在那裡,相反物似乎可見地結合了,在那裡,宗教恐怖於獻祭中開顯,且與情色的深淵相連結,達致了只有情色才能照亮的、最終的戰慄之淚。』


本書為法國當代重量級思想家巴塔耶生前最後一本著作,全書透過傳統圖像呈現了「原始愛欲」與「情色影像」的歷史,藉原始石雕與洞穴畫、希臘羅馬瓶繪及文藝復興以來各大流派的畫作,回顧了史前時代至二十世紀的情色、極限圖像史。愛神(Eros)與眼淚同處於一種模糊性當中。書中更以哲學觀點重新詮釋中國的「凌遲」酷刑,點出「苦痛」與「狂喜」的極端糾纏狀態。而宗教儀式的犧牲形象與究極恐怖,遂成為聯繫欲望的深淵:一道戰慄的淚水。


【巴塔耶的極限書寫片段】


[史前人的情色「魔樣」]

單純的性行為與情色有別;前者屬於動物生命,而獨有人類生命展露了或能定義為「魔鬼」層面的活動,更適切之名曰情色。……老人類已知曉情色了。史前資料讓人咋舌:人類最早被畫在洞穴壁上的形象是陽具勃起的。這些人一點都不「魔」:無論如何,這就是當時史前的「魔樣」。


[拉斯科洞窟]

今日,一切攤在陽光下,再無任何疑惑。隨著地下洞窟日漸發掘,無盡的夜裡參訪者一位接一位,遊客愈來愈多:尤其被吸引到最是特別美麗、最豐碩的拉斯科洞穴。的確,在這洞穴最幽深的裂縫中,最深也最難以抵達處……裂縫底部,現今習稱的「地窖」 處是如此難以抵達,於此,我們撞上最驚詫與最奇譎的召喚。


[勃起的鳥頭人]

一個差不多死透的人,四肢橫躺,他面前有一隻巨大、不動的、帶威脅性的動物。動物是頭野牛,散發出的威脅比牠的死亡更加沉重:帶傷、肚破腸流、臟器外露。很明顯是那名橫躺者先以長矛殺死了牠……。但那傢伙又不太算是人,他頭是鳥首,前有鳥喙。這幀照片中還有一樁難以合理化的矛盾事:死者的性器正勃起。正為此事,這場景有了情色的特質……在這難以進入的裂縫中揭露了一個──晦澀的──卻被遺忘千年的劇碼:它重又浮現,但沒有脫離晦澀。它自我揭露,然而,又自我遮蔽。


[剖腹大笑]

所謂的對反尤是:

猿人的無尊嚴,牠不笑……

人的尊嚴,他倒是可以「剖腹」大笑……

感官的貪歡與大笑,都是悲劇的共謀──即死亡之基礎……

直立姿與連結著蹲姿的肛門口,既親密又對反……


[愛神的眼淚與做愛禁忌]

情色暗示總是有力量挑起嗤笑。尤其當我說到愛神的「眼淚」,我知道,自己也會忍不住笑出來……愛神仍是悲劇性的。……我們知道古人的愛神有其天真的一面:他有張小孩子的臉。但到了最後,愛情還能讓我們發笑,這種愛不是讓人更痛苦嗎?情色的基礎是性行為。現在,此行為遭到禁忌。這是令人無法想像的!做愛是「禁忌」!除非你偷偷地進行。但如果我們偷偷地進行,此禁忌便形變了,它以既淫穢又神性的光芒去照亮所禁之物:簡單地說,禁忌以一種宗教之光去照亮性行為。


[薩德]

終其一生,薩德從未停止執迷那極度恐怖之物,不論那究竟是什麼──他著作裡的駭人故事由此而來──「薩德能笑啊」。……薩德被囚禁了三十年,無數夢魘的孤獨伴隨他:充斥淒厲尖叫與染血之屍的夢魘。薩德殘度餘生,靠想像難以忍受之物來殘度己命。惴惴不安有如一場爆炸將其撕碎,且讓他窒息死亡……


[戰爭與勞動]

戰爭日益殘酷、紀律窒息,就減少了惡名昭彰的發洩及暢快的成分,這些都是勝利者在過去戰爭中所享受的。相反地,增添在大屠殺之上的,是陳腐的恐怖,集中營中滅頂的恐怖。蓄意的恐怖採取壓抑之義:我們這個世紀的戰爭是機械之戰,戰爭已變得老態龍鍾。世界終於讓位給理性。甚至在戰爭中,勞動成為了原則,勞動成為了根本法則。


[凌遲]

展示在此的酷刑是「凌遲」,專門對治最嚴重的罪行。……有人告訴我,為了把酷刑延長,會提供鴉片給這位被詛咒的人。杜馬強調了犧牲者表情上狂喜的樣貌。……這張照片在我的生命中有著決定性的角色。我從未停止執迷於這苦痛的影像,有時是狂喜,有時則無以承受。